在醫院病床上堅持了5天的羅臘英,最終還是離開了人世。
  4月5日凌晨,浦江縣仙華街道戴宅村一幢出租房發生火災,從安徽來浦江打工才一個多月的羅臘英,原本有機會獨自逃生。為了叫醒樓內熟睡的老鄉和房東,羅臘英身陷火海,被燒成重傷。
  為了籌錢救她,獲救老鄉將交過定金的房子退了。可誰知,在醫院堅持了5天,4月9日,羅臘英還是沒能挺過去,離開了人世。
  濃煙中叫醒老鄉一家5口
  自己卻沒能逃出來
  事情過去快一周,獲救的肖康榮說起當日的事,仍然情緒激動。
  4月5日凌晨1點左右,肖康榮一家5口,正在出租房內熟睡。迷迷糊糊中,忽然聽到樓下有人在大喊,“快點起來,快點,著火啦!”
  肖康榮的老婆也是安徽人,兩家人租住同一幢樓,平日里,和氣的羅臘英管肖康榮叫大姐夫。
  肖康榮連忙叫醒老婆,打開門,外面已經濃煙滾滾。女兒女婿帶著孩子,也從床上爬起來。幾個大人拿棉被護著孩子,拼死往樓下沖,總算逃到了安全地帶。
  “她(羅臘英)叫醒我們後,又往三樓跑。”肖康榮事後說。房東住在三樓,羅臘英想上去叫房東一塊兒逃。可她不知道,房東一家發現著火後,已經轉移到稍微安全的四樓陽臺。
  “臘英在三樓找了一圈,沒找著人,這才想著逃命。”肖康榮含著眼淚說。只是,這時候火勢已經大起來,從外面看去,整個一樓都陷入了火海,烈焰滾滾。
  肖康榮一遍一遍地大喊羅臘英的名字,可一直沒有回音。
  消防隊員趕到後,肖康榮連忙跑上去,說火場里還困著一個人。消防隊員衝進火海,破開通往三樓的門。在濃煙中,傳來一個微弱的聲音,“我在這裡,快來救救我。”
  為給救命恩人籌錢
  他把交過定金的房子退了
  從火海裡搶救出來的羅臘英,幾乎已經沒有了人樣。全身被燒得黑漆漆的,只有嘴巴和眼睛還會動。
  在浦江中醫院緊急處理後,羅臘英被立即送往金華市中醫院進行手術。
  “我一直把她送到手術室門口,不停地跟她說,不要睡,要堅持下去。”肖康榮說。因為緊張,他握著老婆的手,抖個不停。
  由於燒傷實在太嚴重,羅臘英隨即又轉院到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。肖康榮得知,羅臘英全身97%燒傷,“當時醫生說,她自己的皮扶幾乎都燒光了,需要將別人的皮膚移植到她身上。光手術費,估計就要100多萬元。”
  由於羅臘英的家人不在浦江,治療期間,一直都是肖康榮在張羅醫葯費。
  “她是我們一家的救命恩人。當時,她最先發現著火,本來可以自己逃命的。如果不是她來叫醒我們一家,那結果,想想都可怕。”肖康榮動情地說。
  前兩天,為了籌錢,肖康榮回了趟老家,將交過10萬元定金的房子退了。拿到的錢,本準備全部用於羅臘英治傷。可哪知,卻得到了羅臘英不治去世的消息。
  6歲的小女兒
  至今不知母親去世的消息
  這幾天,肖康榮說自己一直吃不下睡不好,整個人像掉了魂一樣。
  “她是個節省的人,一個人來浦江打工才一個多月。為了省錢,一個人住的房間內,幾乎沒添置過什麼東西。”因為悲傷,肖康榮說話有些絮叨,不停地念叨著羅臘英的好。事發前一天早上,兩家人還一起去田野里採過野菜,“她一個人摘的野菜,比我們一家人還多,說是可以省點菜錢。”
  “臘英平時睡得早起得也早,每天都會幫忙打掃公共樓道,有時還會幫大家燒飯……”肖康榮說。
  最悲傷的,莫過於羅臘英的家人。事發後,她的老公熊先生第一時間接到了通知。
  “好端端的一個人,出門才一個多月,沒想到,人就不在了。”5日凌晨兩點,熊先生接到電話時,整個人都傻掉了。他馬上和幾個親戚趕到杭州,見到燒成炭一樣的老婆時,他承受不住,癱坐在椅子上,“當時想,只要能救活就行,不敢多想什麼。”
  出門前,他沒和兩個女兒說媽媽的事,“昨天(9日)她去了,我才告訴15歲的大女兒,讓她跟其他親戚一起趕來杭州。”而6歲的小女兒,至今仍被瞞著母親去世的消息。
  “我家條件不太好,她出來打工賺錢,我在家帶孩子。一個月工資3000多元,她用得節省,前些天還給我打電話說,一個月能存下2000塊。”熊先生說,妻子十分能幹,“家裡的事,都是她做主,乾起活來,像個男人一樣,遠近都很有名。”
  親戚和老鄉們,都在幫忙張羅羅臘英的後事。“追悼會在頭七後舉行,就在杭州辦。”肖康榮說。
  本報通訊員 黃黎明 本報實習生 朱旦鴻 本報記者 張姮
  (原標題:凌晨火災,她叫醒老鄉又去叫房東自己卻沒能逃出來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xppitmgg 的頭像
xppitmgg

4a1

xppitmg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